扫一扫,关注和君咨询,共同分享有建设性价值的商业思索、见闻和感悟

公司总机:010-84108866

业务咨询:400-610-3699

医药医疗研究中心

思想观点

中国远程医疗发展模式分析

  新医疗”观察      智慧医疗篇      远程医疗专题之二

 

前言:我国远程医疗起步较晚,且以B2B的远程会诊为主。2014年《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的发布,首次允许B2C模式的放开,我国远程医疗行业步入2.0时代。

 

B2C模式放开,远程医疗开启2.0时代

我国远程医疗起步较晚,在政策和资金的大力支持下,B2B模式得到长足发展,例如301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协和医院等医院的远程医疗中心。2010年,国家投入大笔资金大力建设西部22省远程医疗,B2B模式进一步发展。根据卫计委2013的统计,全国开展远程医疗服务的医疗机构共计2057所。

20148月《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的发布是我国远程医疗行业发展的重大转折性文件。《意见》首次明确远程医疗的两种形式:B2BB2C,即首次允许B2C模式的开展。另一方面,《意见》明确开展远程医疗业务无需行政审批和备案。《意见》的发布意味着我国远程医疗步入2.0时代。

 

1 我国远程医疗行业发展历程

B2B模式相比,B2C模式更具优势。一方面,B2C模式使患者可以随时随地享受远程医疗服务,极大提升了远程医疗的可及性和便捷性。此外,B2B模式主要以远程会诊形式进行,目标群体定位于重病和疑难病患者,市场空间小,而B2C主要以一对一问诊形式进行,定位于常见病患者,市场空间大

 

1 远程医疗B2C模式相较B2B模式更具优势

资料来源:银河证券

 

B2C模式放开催生网络医院热,各大玩家跑马圈地

随着《意见》的发布,B2C模式的放开,公立医院、医疗信息化企业、医生集团、移动医疗创业企业等各类玩家纷纷涉足这一领域。在远程医疗B2C热潮中,网络医院概念了起来。

目前已上线网络医院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广东省网络医院、宁波云医院、浙大一院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阿里健康、贵州互联网医院、和佳汇医在线和康美网络医院等。

 

2 远程医疗典型案例

资料来源:方正证券研究所

 

在这些网络医院中,根据其主导方,分为自营式和平台式,其中,平台式网络医院根据医院来院又细分为3类。

 

3 网络医院分为自营式和平台式

 

尽管B2C模式放开,但我们也注意到,政策规定开展B2C的主体是医疗机构。因此,为规避政策和法律风险,目前上线的网络医院均已实体医院为载体,以某一医疗机构为名义提供远程诊断服务。

自营式网络医院,医疗责任主体为该实体医院,网络平台上的医生全部为本院执业医生,典型案例为广东省网络医院。

平台式的网络医院,医生进驻平台的前提是医生多点执业,医疗责任主体根据两家医疗机构之间的协议而定,可能是第一执业医院,也可能是所在平台的实体医院。典型案例包括宁波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等。

 

政策限制+消费者认知,远程医疗发展任重道远

B2B模式相比,B2C模式针对常见病,相用户群和市场更大,风险更低,盈利模式更具有延展性,第三方话语权更大,更具有互联网基因。但我们认为,远程医疗未来的发展亦非一帆风顺。在中国现行医疗服务体制下,我们认为,政策限制和消费者认知是限制远程医疗发展的两大重要障碍因素。

1.     远程医疗的发展亟需政策进一步放宽

我们认为,推动远程医疗发展的两大因素是技术和政策。技术的进步使远程医疗成为可能,而政策支持则是远程医疗得以迅速发展的推力。

影响远程医疗发展的政策因素包括:对接医保(解决付费问题)、处方外流、医药电商等。从专题一美国远程医疗行业发展历程可知,纳入医保是远程医疗发展的重要转折点。

相较而言,我国远程医疗B2C模式刚放开,相应的配套政策有待进一步完善。目前开展远程医疗B2C业务面临监管不到位,安全权责不明晰,网上问诊受制约,网售处方药未落地,尤其是医保报销尚未落实。目前,宁夏、云南等5省区正在开展远程医疗政策试点工作,正在积极探索市场化的远程医疗服务模式和运营机制,政策障碍有望逐步解决。

2.     消费者认知不足,完成消费者教育是一项系统工程

程医疗发展的另一重要障碍因素便是消费者认知问题。一方面是患者对于移动端线上医疗的信任度不高,对传统面对面的诊疗模式依赖度高。另一方面,专家医生不缺患者,对移动医疗产品不感冒,并且如何通过利益分配机制激发医生的积极性也是需要值得深思的问题。消费者认知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得以解决的问题,这是一项系统工程,很难凭一两个企业的一己之力完成,唯有顺势而为。